雙擊滾動屏幕
廣告① 567zw.com無法訪問,請使用xntk.net域名訪問    

拜見君子 286 第286章 把圣人拉下天

  夜色越來越深。

  封青巖身上彌漫出來的“清幽平淡”之息,亦越來越濃郁了。

  此時靈水河兩岸的琴者,皆能清晰感受到,卻是難以窺視得到,讓他們心中疑惑無比。

  隨著時間的過去。

  云天、溫學等出色的琴者,亦隱隱約約感受到,但封圣為何要封鎖“清幽平淡”之息?

  他們皆是面面相覷起來。

  而十三書院的教諭、教習,皆是不滿蹙著眉頭,眼中露出些不悅的神色。

  “封圣此是何意?”

  有三上書院的教諭,已經忍不住說出來了,道:“既然封圣邀了所有人,便應該各憑本事和機緣取得,為何要偏向鳳鳴琴社?”

  “封圣如此做,的確有些不妥。”

  有教諭搖搖頭道,亦不認同封圣的做法,且做得太過明顯,便怪不得別人的不滿和眾人的怨氣了。

  “哼!”

  有十三書院的教諭,此時沉著臉冷哼。

  這時葬山書院的教諭亦發現了,不禁大驚失色起來,有些不敢相信。但眼前的情況,“清幽平淡”之息的確是被封鎖了,且緩緩移向牧女郎……

  “君子這是要干什么?”

  書院的教諭滿臉愕然,根本就想不明君子為何要如此做。

  “章老,君子如此做,怕是有損聲譽啊。”

  有教諭滿臉擔心道。

  老教諭蹙著眉頭,眼中有著濃濃的擔憂,思索君子為何要當著天下人的面,做出如此不公之事?

  “君子此行不公,怕是……”

  有書院教習嘆息道。

  這時,靈水河兩岸漸漸出現竊竊私語,對著君子橋指指點點,似乎皆流露出些不滿的神色。

  鳳鳴琴社的琴者,似乎亦發現情況不對。

  “方師兄,可是發生何事了?”

  有鳳鳴琴社的琴者疑惑問,已經覺察到眾人對封圣的不滿。

  “大事。”

  方忘沉吟一下道。

  “大、大事?”

  鳳鳴琴社的琴者一驚,連忙詢問是何事。

  方忘卻沒有說。

  雖然他心中亦有些不滿,認為師兄如此做十分不公,但此時他更加擔心師兄的聲譽遭損。

  聲譽遭損,有可能會影響到傳說運……

  倘若文運不再眷戀,虛圣亦難以成圣。

  得不償失啊。

  這如何收場啊?

  而坐于君子橋一端的鐘靈,此時心中越想便越氣,隱隱有怒火生起。這本該屬于他的“清幽平淡”之息,為何封圣如此不公,要把屬于他的“清幽平淡”之息送于他人?

  倘若自已窺得所有的“清幽平淡”之息,便能晉升為四品琴相。

  這可是十六歲的四品琴相。

  如何不讓他眼熱。

  子雅琴二十余歲晉升為琴相,便被譽為琴之圣城第一天才……

  “哼!”

  鐘靈冷哼一聲站起來,看了一眼旁邊的云天、溫學等學子,便道:“不知云兄、溫兄,可是發現了不公?”

  “鐘兄所言是何意?”

  云天只是瞥了一眼鐘靈便沒有理會,倒是溫學笑了一下道。

  “呵,難道溫兄看不出來?”

  鐘靈冷笑道。

  溫學似乎想要說什么,但是云天卻微微搖了一下頭,便沒有多言。雖然云天對封青巖,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感情,但是虛圣的顏面還是要顧及。

  畢竟是儒教的虛圣。

  此時鐘靈見云天和溫學二人,竟然對封圣的不公置若罔聞,心中便更怒了。他環顧一周,發現十三書院不少教諭,皆已經看出來,卻沒有一人站出來說,心中便怒火沖天。

  這是為何?

  難道是畏懼封圣之權威?

  此時他冷笑一聲,便高聲道:“封圣不公!”

  此言一出,如同湖中投入巨石,瞬間便掀起大浪,靈水河兩岸的學子和琴者,皆是愕然看向鐘靈。

  畢竟看出來的人,還是極少數。

  這時,十三書院的教諭聞言,皆是臉色一變。

  雖然他們明知封圣不公,但是涉及到虛圣的顏面,不少教諭皆選擇了隱忍,沒有當眾說出來。

  “何來狂徒,竟敢信口雌黃?”

  立時有文人呵斥。

  “可知污蔑詆毀虛圣,乃是死罪!”又有站文人站出來呵斥,冷眼看著鐘靈。

  “封圣何來不公?”

  不少文人站出來,大聲呵斥鐘靈。

  “哈哈。”

  鐘靈不禁大笑起來,不屑地瞥了一眼站出來的文人,冷冷道:“何來不公?汝等碌碌無為之輩,連封圣如何不公亦看不出來,有何資格與我說話?”

  “休得無禮!”

  “膽大妄為!”

  文人紛紛呵斥,怒目瞪眼看著鐘靈。

  鐘靈冷笑,滿臉的不屑,胸中皆是傲氣,道:“封圣如何不公,我便告與汝等!”

  “鐘靈,休得無禮,坐下!”

  上禮書院的教諭臉色大變起來,趕緊制止。

  倘若鐘靈把封圣的不公,公布于眾人,他的前途,亦有可能毀了。虛圣事關成圣之路,乃是圣道各派的希望,豈能有損?

  但是鐘靈,卻沒有聽到般。

  舍得一身剮,敢把圣人拉下天,且他乃是書院,最為杰出的少年琴師,連書院的教諭亦不放在眼里。

  “諸位可知,為何無人可窺得‘清幽平淡’之息?”

  鐘靈冷冷道。

  “為何?”

  有琴者好奇問。

  這時靈水河兩岸的學子、琴者,皆是已經站起來,就連葬山書院的學子亦有所耳聞,紛紛朝靈水河趕來了。

  “這自然是因封圣,封鎖住了‘清幽平淡’之息,且暗中送予了橋上的女郎。”

  鐘靈冷冷道。

  “什么?”

  “這、這怎么可能?”

  “封圣豈會如此做,絕對不會……”

  靈水河兩岸的學子或琴者,皆是震驚不已,根本就不敢相信。

  這時所有的教諭、教習皆是臉色大變,就連鳳鳴琴社的琴者,以及葬山書院的學子,皆是臉色難看至極。

  “信口雌黃!”

  老教諭此時一聲怒喝。

  即使他老臉不要了,亦要保住君子的顏面,朝鐘靈走來冷聲道:“汝可知污蔑虛圣,是何罪?汝窺不得‘清幽平淡’之息,便惡意中傷?”

  “哈哈。”

  鐘靈大笑,絲毫不懼,傲然道:“汝可知吾是何人?吾乃鐘靈!吾之琴道,絕不輸于他人。倘若封圣公正,吾豈會窺不得?即使所有人窺不得,吾亦能窺得……”

  ……8)



推薦此書     [快捷鍵:←]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快捷鍵:→]      加入書簽

拜見君子 567中文 www.huamujie.cn © 2019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