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滾動屏幕
廣告① 567zw.com無法訪問,請使用xntk.net域名訪問    

我是勤行第一人 358 豬油桂花糕

  講究的館子上菜上酒是有規矩的,尤其是在冬天,哪怕館子里開著空調暖氣,也要熱菜熱酒同時上,酒和菜暖了,人心也就跟著暖了。

  當然這說的是老酒館、大酒缸這種人情小館兒,第一是菜色不多、味道獨贊,第二是主打一個酒字,所以才能酒菜兼重、溫暖人心,換了是一些大飯店,根本連溫酒的服務都沒有,這就是酒館文化和飯店文化的本質區別。

  一角玫瑰花露和一大盤豬油桂花糕很快就擺放在了周棟面前,不光酒跟菜是熱的,就連用來放置豬油桂花糕的盤子都是溫過的。

  完美級別的嘗味技能開啟后,周棟不用倒出酒就能嗅到玫瑰花露特有的酒香,烏庭澤表面不服,其實還是很重視他這位‘年輕行尊’的,這酒應該是窖藏最少五年以上的陳酒,比起古亞楠帶回去的不可同日而語。

  周棟心里有些滿意,卻并沒有著急品酒,而是仔細觀望燕項的拿手美食豬油桂花糕。

  “嗯,這桂花糕照說也是做得不錯,不過要是以我的標準來看,其實還是有上升的空間......”

  那天古亞楠打包回來的酒食中也有一塊桂花糕,周棟嘗了嘗,感覺還是比較滿意,不說燕項的手藝可圈可點,這東西也最符合‘勤行’這個概念。

  豬油桂花糕,其實也是年糕的一種,又以‘打糕’為上品,做過‘打糕’的人都知道這可是個力氣活兒,一般人幾分鐘下來就得腰酸背痛。

  而且打糕這種平民食物也著實沒有多大的利潤,付出和收獲并不平衡,于是很多廚師就開始偷減工序、節省力氣。

  就說豬油桂花糕這道美食,用打糕的方法做可以,用酵母發酵的方式蒙混也成,只不過后者看上去更像是發面卷子,可人家也是添加了豬油和桂花,你還不好說它是假冒偽劣產品。

  對于燕項的這種堅持周棟還是十分肯定的,于是胖子他們就遭了殃,周棟認為一名合格的廚師首先就要敬于業,而后方能精于業,就算自己可以提升他們的天賦和悟性,卻無法提升他們的勤奮。

  有天賦卻缺乏勤奮,最終導致失敗的例子不要太多。

  教學生打糕,做老師的自是需要身體力行,這些天周棟可沒少了在造化后廚內練習這道豬油桂花糕。

  這還真不是沖著燕項來的,完全就是周棟一時興起,為了調·教幾個學生才會下了這么大的功夫。

  燕項哪知道周棟現在就是做豬油桂花糕的大內行,走過來笑嘻嘻地詢問:“周主廚,你看我這豬油桂花糕做得如何?”

  “很不錯,現在肯像你這樣踏踏實實做打糕的人可是不多了。”

  周棟微微點頭,燕項的手藝確實當得起他一句稱贊。

  放置在細白瓷盤上的豬油桂花糕淡香襲人,確實有些桂花飄香弄人醉的意思,而且燕項確實是在這道美食上下足了功夫,這塊糕就如涼糕一般,晶瑩剔透,隱隱透出一種玉黃色。

  映著燈光仔細一看,還可以看到近乎透明的糕體中隱隱有桂花花瓣不規則的散落分布,猶如明光琥珀、翡翠飄花,賣相可謂一流!

  “哈哈,周主廚可真是個識貨的人。”

  燕項哈哈大笑,感覺這位周主廚其實也挺可親的,至少比四哥強,每次吃自己的豬油桂花糕他總是橫挑鼻子豎挑眼的,還硬說是為了自己好!看看人家多會鼓勵我啊?

  周棟夾下一塊糕,在口中細細咀嚼,先是點了點頭道:“燕師傅和面的功力很是高深啊,你在白案上應該也是下了最少二十年的功夫吧?否則就無法將七成的高筋粉和三成的糯米粉揉得這樣通透、接近完美。”

  燕項目光一亮,挑起大拇指道:“行家啊!

  周主廚果然不愧是周面王,這兩種面粉和好了以后,可是經歷過‘打糕’的程序,早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成為了鴛鴦面,這樣您都能吃出比例來,這本事沒得說!”

  不知不覺,竟然對周棟用上了敬語。

  熊不二微笑著看了老五一眼,這小子居然也知道謙敬了,實在是難得。

  “可惜不是花開時節......”

  周棟又搖了搖頭:“豬油桂花糕,重點是一葷一素、一濁一清、有厚味、有清幽,這兩種口味越是對比強烈,就越接近完美。

  豬油一年四季都有新品等待取用,只要廚師手藝過關,就不會成為這道菜的短板,可這桂花就不同了......”

  燕項苦笑道:“都知道八月桂花香,這豬油桂花糕當然是選用新鮮飽滿的桂花最好,可現在是冬天啊。

  其實我用的桂花......”

  “已經算是保存得非常好了。

  而且這桂花新鮮時也遠超過一般的桂花,不僅是形態完美,而且花蕊都是全的。”

  周棟笑道:“這是哪里的桂花,難道是老熊溝的?

  這種花在喜·馬拉雅山東麓都有生長,也不怕寒冷,而且越是寒冷的地方,花香反倒越濃烈,正是用來做豬油桂花糕的上品材料。”

  華表接口笑道:“周主廚果然是方家。

  沒錯,這種桂花就生長在老熊溝深處,老熊溝三面背山,雖然寒冷,風勢卻并不凜冽,所以有桂花生長。

  這種桂花的花季要比南方早兩個月,其實是老五提前四個月摘取收集的,為了盡量保存花香,老五并沒有用半脫水的方法,為了防止異味產生,也沒有直接用冰箱保存。”

  周棟點點頭:“可是先用油紙包好,再把桂花放進北三省老林子里積年不化的冰雪中凍上一夜,等到凍成了,才放入冰箱或者冰柜保存?

  這樣既可以最大程度上保存桂花,也不會擔心被冰箱的異味影響。”

  完美級嘗味已經可以提供各種有關美食的信息,甚至就連燕項當初保存桂花的方法,也被周棟一語道破,

  這還只是完美級,周棟簡直無法想象傳說級嘗味又該強到種程度,難道真的是要深入心理和生理層面上去了?

  感覺有些毛骨悚然啊......

  老熊溝五兄弟聽完了周棟的述說,心中都覺震動,這種保存桂花的手段說起來并不稀奇,卻是燕項的獨創,畢竟又要愛做豬油桂花糕,又要恰好身在北三省、還要愛動腦筋,換了別的廚師還真難做到。

  可周棟卻仿佛是親眼目睹的一般,把整個過程說得分毫不差,這可就有些驚人了。

  “周面王難道也去過北三省,還跟我一樣,特別愛做豬油桂花糕?”

  燕項目瞪口呆,想了半天才找到這個看似比較合理的解釋。

  周棟卻只是笑而不語,扮神秘裝高人就是最不合理的合理解釋。

  “哎,我差點忘記了您是華夏面王,知道這些又有什么稀奇的?”

  燕項苦笑道:“周面王既然連如何保存這桂花的方法都知道,肯定也知道我已經盡力了,

  可這樣保存下來的桂花畢竟比不上新鮮貨,豬油桂花糕的口味自然也會受到影響,如果換了是桂花飄香的時節,我的豬油桂花糕一定更美味!”

  “呵呵......”

  周棟微微搖頭:“這可不算是什么理由。

  如果客人希望吃到更好的桂花糕,你是不是要對客人說讓他等到明年桂花飄香的時候再來?”

  “呃,這......”

  燕項其實很想回一句,這有什么問題?全天下做豬油桂花糕的廚師不都是這樣說的?可看到嘴角含笑,一臉淡定的周棟,竟然心里一虛,這句話硬是說不出口。

  倒是牛語者替他開口道:“周主廚,我五弟可能本領有限,讓您見笑了。

  不過我也是非常好奇,難道說您就有辦法讓冷凍保鮮的桂花可比擬飄香時節的鮮花麼?”

  熊不二聽得暗暗搖頭,老三一向穩重,今天怎么會問出這樣的話?這不是讓周主廚無法下臺麼?

  周棟卻是看了看老熊溝兄弟,忽然朗聲笑道:“也罷!

  正是江南風景好,花開時節又逢君!

  楚都對南方而言是北地,對北地來說則是南方,既然今天與諸位在楚都相遇,花若是不開,那不是很沒趣了麼?”

  嗯,裝x的感覺真好,所謂不裝x、不宗師,周棟現在也是漸漸得其三味,這個x裝得雖然還不曾到達‘無形’的最高境界,也算是清新脫俗。

  “這不可能,這怎么可能!”

  燕項呆呆地望著周棟,忽然記起當年神丐師傅的一句玩笑話來。

  “小燕子啊,你每天都在師傅面前夸耀,說什么到了桂花飄香的時候,你做的豬油桂花糕就可以讓天下的吃貨都垂涎欲滴。

  可是師傅想問問你啊,到了冬天你怎么辦?難道說你的手藝就只能頂一個季節?”

  “師傅您又開玩笑了,冬天沒有新鮮桂花,我做不到最好,別的廚師還不是一樣?”

  “呵呵,那可不一定啊......

  反正師傅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一種廚師就是有著令枯木逢春的手段,在他們手中,何時丹桂不飄香!”

  “師傅,真的假的?難道您就是這樣的廚師吧!快教教我!”

  “呵呵,師傅也想教你啊,可惜師傅也有短長,我的強項始終還是在釀酒方面,你沒看到師傅無論走到哪里都會帶著這個大酒葫蘆麼?

  不過師傅的話你要記著,如果你有機會遇到這樣的廚師,千萬別要臉,直接撲上去,粘住他就對了!”

  8)



推薦此書     [快捷鍵:←]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快捷鍵:→]      加入書簽

我是勤行第一人 567中文 www.huamujie.cn © 2019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