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滾動屏幕
廣告① 567zw.com無法訪問,請使用xntk.net域名訪問    

超凡貴族 637 第637章 反擊

  幾公里外,熊怪長老狂野的咆哮響徹樹林,傳入納爾森等人的耳中。除了煉金人類,大家無不色變。夏洛特心急如焚,顧不得隱藏資深騎士的實力,運轉斗氣,就要沖向戰場,去支援自己的男人,納爾森卻手持兩把精金斬首劍率先躥出隊伍。

  “主人贏了。”

  卡里古拉興高采烈的聲音讓跑出兩百米遠的納爾森駐足回頭,看見傻大個手舞足蹈地說:

  “大熊死了……主人殺死了大笨熊。”

  眾人面面相覷,一時不敢置信剛剛還生猛吼叫的黃金階怪物這會就被蘭德爾殿下殺死了。

  納爾森了解卡里古拉的心靈力量,倒拎斬首劍,用手指撓了撓額頭,帶著8名煉金士兵又走了回來,大大咧咧地說道:“這沒什么,我家大人他……”

  話音未落,卡里古拉表情突然扭曲,怒吼道:“壞蛋,不準你打我主人!”

  吼聲雷動,巨人般高大的卡里古拉如離弦之箭,往南邊急沖,卷起一陣狂風。

  “走!”

  納爾森鼻子噴出兩道白息,直接啟用振動秘法,刺激內潛,爆發力量,向卡里古拉的背影追了下去。

  ********************************

  偷襲維克多的人是陰影議會的陰影騎士。

  陰影牧師們希望能獲得金眼伯爵和薔薇女王的支持,守秘人議長派遣陰影騎士同蘭德爾殿下秘密接觸。可作為陰影議會第二位傳奇強者,陰影騎士有自己的想法和不可告人的圖謀。

  在他的計劃中,金眼伯爵必須死。

  陰影主教和巴塞留斯家族有約定,希望能通過巴塞留斯的渠道同金眼伯爵搭上的關系,但巴塞留斯的兩位殿下不愿意牽涉太深,只是暗中向陰影牧師的眼線傳遞了金眼伯爵的大致方位。

  陰影騎士收到情報,提前潛入巨木森林,并目睹了金眼伯爵與熊怪長老交鋒的全過程。

  陰影議會寄生在教會體內,能夠獲悉許多不為人知的隱秘。熊怪長老在叢林中實力大增,還覺醒遠古知識,陰影騎士都有所耳聞,但耳聞和親眼所見往往會帶來截然不同的感受,熊怪長老的強大超出他的預料。

  然而,強大的熊怪長老死在了金眼伯爵的手上。

  傳奇強者之間的對決極其罕見,幾百年恐怕未必有一次。無論種族,每個傳奇都有一大堆附庸。如果傳奇單獨遭遇,基本上都會各自避開,只有在退無可退的情況下,才會奮力一戰,但往往也不是單打獨斗,就好像光輝騎士團剿殺傳奇半人馬,歷時十幾年的戰爭,最后依然是在上萬人規模的戰斗中,殺死了大人馬奧羅加爾。

  普通人目睹金眼伯爵與熊怪的戰斗,只會看到一個人避開巨熊的掌擊,跳到它背上使勁踩一腳,再用一支箭捅進熊屁股,然后巨熊就死了。

  陰影騎士卻能洞悉其中的奧秘。

  兇暴野獸感知到危險首先選擇逃跑,而野性與智慧并存的熊怪長老利用金眼伯爵帶來的壓力,激發血脈中的野性力量,實力攀至最巔峰水準。可是,金眼伯爵走的每一步都經過精準的計算,始終牢牢控制局面,把握接敵的時間和空間,并讓熊怪長老誤以為言語誘敵的計策奏效。當它率先發動攻擊,施展可怕的野性咆哮,金眼伯爵搶先一步出手,狂風灌入熊怪的嘴里,造成極短暫的遲滯。就是這一眨眼的工夫,他展現金發金眼的戰斗形態,精神力量達到傳奇的頂點,承受住熊怪的野性咆哮,瞬間將其反殺。

  單從金眼伯爵金發金眼的形態來看,他已經觸摸到了圣域的邊緣。

  不過,力量層次和生命層次從來都不是決定勝敗的唯一因素,金眼伯爵贏就贏在他了解熊怪長老的能力,暗中控制它的心態變化,而熊怪長老對敵人的了解太少太少。

  除了薔薇女王西爾維婭,陰影騎士相信自己不輸給當今任何一位傳奇強者,可他敢刺殺金眼伯爵還是自以為了解對手,而金眼伯爵根本不知道陰影騎士。

  幸好,有熊怪長老當了試金石,讓他看到金眼伯爵的真正實力,否則刺殺行動的結果難以預料。

  現在,情勢逆轉,陰影騎士看穿他的手段和虛弱。金眼伯爵成了無知無覺的獵物,。

  維克多.溫.蘭德爾金發金眼的形態固然強大,盡管他也能使用虛空元素的力量,可他無法像巔峰騎士那樣,始終和元素海保持聯系,只要斗氣沒有枯竭,便一直處于巔峰狀態。說到底,太陽精靈和熊怪長老類似,任何超凡技能和特殊狀態都有間隙時間。他已經拿出了壓箱底的本領,精神強度和體內的水元素濃度都處于低谷,需要時間補滿。

  陰影騎士全力出手,陰影泥潭、陰影穿梭、陰影之刃,三種陰影神術相互組合,同時攻擊維克多的靈魂和身體。

  虛弱負傷的金眼伯爵必死無疑!

  怒吼聲從樹林的另一邊滾滾而來,飽含焦急與憤怒的情緒,帶有不可忽視威嚇意味,通過聽覺進入陰影騎士的心靈。

  你敢殺他,我就殺你!

  聲音也會對生命造成傷害,聲音主人附加的精神意志還能傷害目標的靈魂,表現為強大的震懾,使敵人猶豫、恐懼、退縮,甚至直接死亡。熊怪長老的野性咆哮是最好的例子,但這道怒吼的聲勢比起熊怪長老的咆哮差得太遠。

  卡里古拉,神跡救贖者,金眼伯爵的隨扈,頭腦單純,膽小如鼠,有消息稱他已經掌握了心靈之觸。

  陰影騎士對心靈之觸有深刻的認識。卡里古拉關心金眼伯爵的安危,任何威脅到他主人的人都會觸動卡里古拉的心靈之力,并順著對方的殺戮意志,接觸到對方的心靈。

  可惜,人類國度目前只有薔薇女王才能運用純粹的精神力量直接殺死敵人。教會兩位掌握心靈之觸的傳奇圣武士,圖爾南斯和他的老師都做不到這一點,何況懦弱膽小的卡里古拉?

  陰影騎士的意志如同堅硬璀璨的藍鉆,卡里古拉的心靈之力撞在上面,沒有激起哪怕最微小的漣漪,附著陰影之力的長劍朝金眼伯爵刺了下去。

  糟糕!

  卡里古拉的心靈之力還是奏效了,讓陰影騎士的腦海產生想法,失去專注,陰影之刃不受影響,可陰影泥潭與陰影之刃的組合出現了一絲空隙。

  陰影騎士立即取消陰影泥潭的控制,全力催發陰影之刃,劍鋒上的黑暗猶如實質,化作一道銳利的黑影打在金眼伯爵的身上,將他徹底變為虛無。

  這不是影擊的效果!

  陰影騎士沒有半點遲疑,背部伸出倒置的黑影羽翼,選了一個方向,迅速飛掠。

  “就這樣走了,不留下來聊聊?”

  700米外的龍爪樹上,維克多金發金眼,身后環繞白金色符文組成的光環,踩著樹冠,閃耀金色流光的眼眸注視著被陰影籠罩,特征模糊的刺客。

  “金眼伯爵,這是來自陰影議長的問候!”

  生出虛幻翅膀的陰影騎士一掠近百米,聲音平淡細微,他確信金眼伯爵能聽的到。

  某些時候,言語比刀劍更鋒利更有效。如果維克多想從刺客的嘴里挖出幕后主使,內心猶豫片刻,陰影騎士有更大的把握在他的手下圍上來之前,擺脫追殺。

  維克多的金色眼眸冰冷無情,伸手一指,懸浮在空中的薩隆魔鐵箭化作一道黝黑的細影,無聲無息地射向刺客的后背。

  一千多米的距離轉瞬即至,刺客居然沒有躲閃,追蹤箭好像一條有生命的魔蛇,釘入他的背部。

  靛藍的虛空風元素與青黑的氣流同時爆發,狂風呼嘯中,陰影騎士變成三團如煙黑影,瞬間飛移200米,在空地上再次聚合成形,頭也不回地沒入森林深處。

  他并非毫發無傷,背上的影子翅膀已經消散,左邊的胳膊缺了半支手臂。

  金眼伯爵發起的攻擊接近圣域等級,陰影騎士用陰影穿梭轉移傷害,以犧牲一只胳膊為代價,迅速逃離現場。

  維克多無法確定敵人的來歷和數量,在不了解敵情的狀況下,他絕不會魯莽地選擇孤身追擊。

  輕輕擦拭左手中指上的神術水晶戒指,維克多心念電轉,同時思考幾個問題。

  ……這名刺客擁有超凡的潛伏能力,可以避開我和熊怪長老的感知;在我和熊怪長老交鋒的時候,他隱忍不發。他等我擊殺熊怪,處于最松懈的時刻,才對我展開突襲。

  這是一位傳奇強者!

  真正的傳奇不僅有傳奇級別的力量,還要有傳奇級別的意識。伊莫森就擁有傳奇級別的巫術,可他的眼光、意志和智慧連青銅都算不上。

  維克多和熊怪交鋒,雙方的意志、精神、力量都達到頂點,如果刺客選擇這時候偷襲維克多,立刻會遭到兩位傳奇的聯手反擊。只有真正的傳奇才能體會其中的微妙之處,一般人絕沒有這份眼光。

  ……他的超凡能力詭異莫測,有巫術的味道,但米勒送給我的護身符沒動靜,而且他的能力互補,構成體系。

  巫師的巫術沒有體系,所以他不是巫師!

  ……他的精神力量、戰斗能力無不表現出騎士完美平衡的心靈之火,尤其我使用虛空行走,身體和靈魂都化為風元素,只有高階騎士的元素感知才能判斷我瞬移的位置。他選擇逃跑的反向正好背對著我,說明他知道我的位置。

  可是,騎士溝通虛空元素,他們不可能擁有巫術天賦。如果騎士能施法,那他們現在是煉金師。

  不會騎士,反倒有點像圣騎士,但圣騎士的圣光是白金色的,而他全身都黑影籠罩。

  不是巫師、不是騎士、不是圣騎士,卻擁有超凡的力量體系,意味著他的背后有一個傳承組織……來自陰影議長的問候?有陰影議長就有陰影議會,他是陰影議會的傳奇?可他為什么要暴露陰影議會的名稱?莫非他和陰影議會有仇,故意誤導我?

  陰影議會?

  神選者法師議會?

  古代煉金帝國的法師協會?

  等等,騎士血脈連接世界本源的意志,他們的靈魂本沒有天生的法術模型,是古代**師讓騎士變成了煉金師,神選者議會還幫助過光輝教會完善神術模型,其中也包括圣騎士的神術體系……陰影議會如果和神選者議會、古代法師協會一脈相承,也許能培養出那樣的騎士施法者……當今的傳奇騎士只有三位,納赫蒂加爾是圣騎士,可以排除;尼奧韋斯特目前在巨石要塞,同樣不可能;諸王國的黃金騎士身份顯赫,一舉一動都受人關注,他們想擺脫教會的監控,跑過來刺殺我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難道是東部聯盟某個不為人知的黃金騎士?

  “主人,阿卡來了,阿卡來了,笨熊他們也來了!”

  卡里古拉高大的身影出現在后方不遠處,維克多收斂思緒,心里涌起一陣暖流。

  米勒老頭給他的神術戒指加持了四次神圣庇護,在關鍵時刻,補滿了他的精力,全面提升四大元素屬性,他這才得以運用虛空行走,避開神秘刺客的絕殺。可是,如果沒有卡里古拉的心靈之力,把他從困倦中喚醒,他連激發神術戒指的念頭都不會產生。

  傻大個在他的心靈深處急切呼喊,充滿了誠摯的關懷之情。維克多有感于心,順著筆直的樹干,滑落地面,微笑著抬起手。

  卡里古拉曲腿半蹲,方便維克多用力拍打自己的肩膀,臉上露出憨憨的笑容,“主人,你沒事。咦……”他旋即又興奮地說道:“主人,你的頭發,頭發變色了,就像莉莉婭夫人讓阿卡搬進小房間的金子。”

  納爾森等人陸陸續續趕了過來,看見金發金眼的維克多,一個個都深深低頭,無法直視他的面容。

  “我殺死了熊怪長老,你們不需要多問。”維克多威嚴說道。

  “如您所愿,尊貴的蘭德爾陛下。”眾人恭敬施禮,異口同聲地說道。

  “還不是陛下。”維克多微微一笑,解除了沸騰狀態,如太陽般耀眼的金發逐漸轉為黑色。

  夏洛特莫名地松了口氣,上前拉著維克多的手,關切說道:“親……殿下,阿卡說你剛剛遇險……我很擔心你。”

  “熊怪裝死,差點要了我的命……我已經報復它了。”維克多大笑著說道。

  熊怪長老的血肉噴濺成一個巨大的圓形,只余頭顱完好,慘烈的場面令人觸目驚心,也顯示出金眼伯爵無可匹敵的強大。

  卡里古拉摸了摸后腦勺,一臉懵懂。

  是大熊嗎?主人說是大熊就是大熊。大熊只剩頭了,看你還怎么嚇唬阿卡…….傻大個屁顛顛地跑過去,把熊頭拿了回來。

  “主人,給你。”

  “卡洛蒙牧師。”維克多沖著戰斗牧師揚了揚下巴,說道:“熊怪長老已死,你派人把它的腦袋送去匕首營壘,交給巴塞留斯殿下。”

  卡洛蒙接過碩大的熊怪腦袋,驚訝問道:“殿下,我們不去匕首營壘休整嗎?”

  關于神秘刺客的身份來歷,維克多的猜測都沒有實據。陰影議會或許是東部聯盟的巫師組織,同煉金帝國存在某種潛在關聯。因此,維克多不打算公開被自己被人刺殺的事情,他已經著手滲透東部聯盟,遲早能把他們挖出來。但是,有一個問題,維克多不得不慎重對待。

  神秘刺客為什么能掌握他的行蹤?

  維克多首先懷疑巴塞留斯公爵,他在眾人面前展現金發金眼的圣者形態,就是要做一次試探。

  “時間緊迫,南邊的豺狼人還等著我收拾,我們今夜就走,趕到鷹巢山休整。”



推薦此書     [快捷鍵:←]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快捷鍵:→]      加入書簽

超凡貴族 567中文 www.huamujie.cn © 2019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