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滾動屏幕
廣告① 567zw.com無法訪問,請使用xntk.net域名訪問    

李教授的首爾悠閑生活 1455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準備搞事的五十建模下

  李茂松暫時是沒法下決心去戒酒,所以盧士燕的這次鼓動,他打著哈哈敷衍的應付了過去。

  “話說建模那小子最近的人氣還真的是上升了不少,那個叫熊孩子的節目,果然很適合他。”盧士燕也不指望那么容易就說動李茂松,所以很快就開始轉移話題。

  “那個節目適合建模哥很正常,他就是一個標準的熊孩子。”金鐘民笑著說道。

  “別說的你不是一樣,你們高耀太里面,就申智比較靠譜。”李茂松瞥了他一眼說道。

  “那要看跟誰對比,跟建模哥還有興國哥比起來,我和白佳都能稱得上是乖孩子。”金鐘民搖了搖食指說道。

  “你舉例子就舉例子,別把我給牽扯進來好嗎。”金興國不滿的說道。

  “雖然興國他的興國是孩子氣了一點,但他至少老婆孩子都有,比你們好多了。”太珍兒開口說道。

  “咱們幾個都是年紀越大,越孩子氣。,誰也別說誰。”金興國給自己倒了一杯燒酒,一飲而盡說道。

  “偶吧你竟然偷喝酒。”申智看著金興國的舉動說道。

  “空腹喝酒可不好。”盧士燕眉頭微皺著說道。

  “年級也不小了,就不能多注重一下自己的身體嗎。”太珍兒對此也是不太滿意。

  “既然大哥你那么關心我的身體,那拿你泡的閃神酒來給小弟我補補如何?”金興國擠眉弄眼的對著太珍兒問道。

  “你想都不要想,我那山參酒是絕對不會給你們喝。”太珍兒用著不容商量的語氣說道。

  “大哥你這話可是真的會傷我們的心。”金興國捂著胸口說道。

  “傷了就傷了,反正山參酒免談。”太珍兒非常堅定的說道。

  之后不管金興國他怎么勸誘,太珍兒都沒有改變主意。

  不過金興國也不怎么在意,反正去到太珍兒家里的時候,只要太珍兒興致起來了,想喝到山參酒就不是那么難的事情。

  四十多分鐘后,遲到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的金建模終于帶著孫鐘民抵達了包廂。

  原本金建模是打算叫上他經紀人。

  不過經紀人因為要女朋友,所以就沒有跟他們一塊過來。

  “實在抱歉,我們來晚了。”進入包廂的金建模在平復了下剛剛有的太快而有些急促的呼吸后,對著李澤晗他們歉意的說道

  “建模啊,我們都不是不近人情的人,所以會給你一個解釋的機會。”

  “只要你給出的解釋合理,就只需要罰三杯燒酒。”

  金興國對著金建模和孫鐘民做了個請坐的動作后說道。

  “不合理的話,就需要罰三杯高粱酒。”李茂松接過了金興國的話說道。

  “我這才剛到,連水都還沒喝一杯,就讓我喝酒嗎。”金建模苦笑著說道。

  “最早到的鐘民他們可是等了你快一個半小時,你說你該不該罰。”金興國指了指金鐘民他們說道。

  “你們怎么那么早就過來了?”金建模挑了挑眉對著金鐘民他們問道。

  “這不是覺得建模哥你可能會早過來,所以想要早點過來陪你嗎。”金鐘民一臉無辜的說道。

  “你聽聽,這些弟弟妹妹是多么為你著想。”盧士燕搖了搖頭說道。

  “我看你小子還是老老實實認罰吧。”金興國一副為了金建模好的表情說道。

  “我也不是不認罰,但最起碼先讓我吃點東西吧。”金建模訕笑著說道。

  “你小子喝酒,可從來都沒有那么多顧忌,今天怎么那么的不爽快。”金興國狐疑的打量著金建模說道。

  “這不是今天確實是累到了嗎。”金建模為自己辯解道。

  “你不是常常都說燒酒是自己的生命之源嗎,要不要先來上一瓶。”金興國眼珠子一轉說道。

  “那我還不如直接自罰三杯燒酒。”金建模無語的說道。

  一瓶燒酒可相當于普通少就被六七杯左右,那絕對是要比他自罰三杯不劃算的多。

  而且以金建模對金興國的了解,他就算喝下那一瓶燒酒,金興國這位無良大哥肯定也會說懲罰另算。

  “那也要你的解釋合理,能讓我們接受才行。”金興國雙手環胸看著他說道。

  “我確實是有合理的理由,不然也不會遲到那么長時間。”金建模胸有成竹的說道。

  “那就說說你的理由吧,如果真的合理,那就三杯燒酒就行。”金興國一揮手,一副我很大度的模樣說道。

  “我的理由非常合理也非常的簡單,那就是今日的行程比我預想的要晚結束,而且我是從大邱那邊大老遠趕回來,這總算是情有可原了吧。”金建模也沒有再耽擱時間,將自己遲到的理由給說了出來。

  “如果是因為工作和路程的話,那倒確實是一個合理的理由。”李澤晗開口說道。

  “不過在咱們這里覺得合理沒用,要看興國哥怎么想。”白佳看著金興國說道。

  “興國偶吧的想法可不好說啊。”申智帶著笑意說道。

  只要不牽扯到她,她其實也挺樂意在一旁當一個吃瓜群眾看戲。

  金建模看著金興國,表情是非常的不安,他很擔心今天的金興國是否也是沒有帶節操出門。

  “你們別用那么怪異的眼神看著我,我不是那么任性的人。”金興國眼神有些飄忽的說道。

  “偶吧你的眼神是完全出賣了你。”申智好笑的說道。

  “這里的人可都不是第一天認識你,你有多任性,我們也都相當的清楚。”李茂松毫不客氣的拆著金興國的臺。

  “你們就不能給我留點面子嗎。”金興國不忿的說道。

  不過他這會倒是沒有發他慣有的小脾氣。

  “我們已經很克制,很顧及你面子。”

  “不然早就所有人一塊開口。”

  太珍兒喝了口水,面色淡然的說道。

  “大哥他說的沒錯。”李茂松附和著說道。

  “這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信任都沒了。”

  “我真沒想到你們會是那么看我。”

  金興國一副被傷到的表情說道。

  “你平常如果表現的好點,我們也不會這樣看你。”盧士燕嘆了口氣說道。

  “這個就不用再說了,如果他真的能表現的好點,咱們該擔心他精神上是不是出現了什么問題。”李茂松搖了搖頭說道。

  “你這話可就過了,我怎么就不能表現的好點了。”

  “竟然還跟精神扯上關系。”

  金興國咬牙切齒的說道。

  “茂松你這話確實是有點過了。”太珍兒對著李茂松說道。

  “好吧,那我改口,改成懷疑他是否在發燒,導致神志不清,做出了反常行為。”李茂松一副虛心受教的表情改了口。

  “這個說法還能接受。”太珍兒沉吟了一會說道。

  “這個說法也沒好到哪去好嗎。”金興國撫著自己的后頸說道。

  “興國哥,我們都感覺這說法已經非常的婉轉,你就知足吧。”金建模壞笑著對著金興國說道。

  “你小子別給我嬉皮笑臉的,一看就知道你并沒有反省自己的錯誤。”

  “所以我決定你還是要罰三杯高粱酒才行。”

  金興國直接將金建模當成了出氣筒。

  太珍兒和李茂松他不好多說什么,所以金建模這會自己送上門。他自然不會放過。

  “那我現在就給建模哥倒酒?”金鐘民站起身,小心的對著金興國問道。

  “你小子別給我在那瞎湊熱鬧。”金建模則是把金鐘民當成了出氣筒。

  誰讓金鐘民在這種時候也自己撞到槍口上來。

  “我這不也是為了建模哥你能快點從懲罰中解脫嗎。”金鐘民露出了招牌式憨厚笑容說道。

  “鐘民做的對,反正你是逃不過懲罰。”金興國對金鐘民的話,表示了支持。

  “行,我認罰行了吧。”金建模深呼了一口氣說道。

  “這就對了,你能干脆一點,咱們大家伙都省心省力。”金興國滿意的笑著說道。

  “真的不能讓我吃點東西再罰酒?”金建模再次試探性的問道。

  如果是燒酒,他還可以硬著頭皮直接來。

  但像高粱酒這樣高度數的酒,他覺得還是吃點東西墊墊肚子再來。

  不然待會非常容易醉倒,而且對身體也不好。

  “你們誰那里有吃的?”金興國對著眾人問道。

  不過他的視線是直勾勾的看向了盧士燕夫婦。

  “偶吧,你干嘛這樣看著我們。”金興國的視線讓盧士燕是相當的不自在。

  “大家都清楚,你們帶著食物的幾率最大。”金興國攤著手說道。

  “這一點還真的是沒法否認。”李茂松摸了摸鼻子說道。

  “那你們到底某沒有帶什么食物在身?”金興國再次問道。

  “我包里有巧克力和面包,如果建模他有需要的話,可以拿去。”盧士燕不好意思的說道。

  “就面包吧。”金興國拍板說道。

  金建模也沒有多說什么,有面包吃著,總好過就那么空腹接受懲罰。

  從盧士燕那里接過了面包后,金建模就直接拆開了包裝,用著并不慢的速度解決了面包。

  他自己也想速戰速決,快點結束這懲罰。

  同時心里也打定主意,下次有機會的時候,一定要從金興國這位無良大哥那里找回場子。

  畢竟從剛剛眾人的表現看來,這次的懲罰,無疑就是金興國的主意。

  在吃完了面包后,金建模就招呼眾人先開始點單。

  畢竟準備料理也是需要不少時間。

  他的懲罰完全可以在點單結束后在開始。

  李澤晗他們對此都沒有意見,由盧士燕來負責完成了點單。

  偶爾也會咨詢下李澤晗的意見。

  畢竟在場眾人里面,論到會吃這點,李澤晗絕對是數一數二。

  在點單結束后,金建模就直接開始執行懲罰。

  看著用極快速度罰酒三杯的金建模,在金興國的帶頭下,眾人都給金建模送上了掌聲。

  “好了,咱們也該入正題。”太珍兒拍了拍手說道。

  “入什么正題?”金建模警惕的問道。

  他還真擔心眾人還挖了什么坑在等著他。

  “你也不用腦補太多,我們就是想要知道你今晚請我們吃飯的真正目的。”太珍兒看著他說道。

  “建模你也用不著否認,直接開門見山把事情說清楚。”盧士燕開口說道。

  “大家這么了解我,我真的是相當的欣慰。”金建模一副受到了感動的模樣說道。

  “快入正題吧。”李茂松催促到。

  “其實我今晚把大家都叫來,確實是有一件事情想要跟大家商量一下。”金建模在整理了下思緒后,開口道。

  “希望不要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孫鐘民扶了扶眼鏡說道。

  金建模所提到的這事,可是對他都進行了保密。

  “放心,這次絕對不會是什么奇怪的事情。”金建模給了他一個安心的眼神說道

  “那偶吧你就快點說出來吧。”好奇心已經被完全勾起來的申智也忍不住開口催促到。

  “事情是這樣,我想要組織一次小型運動會。”金建模雙眼發亮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小型運動會?!你怎么會突然有這個想法?”盧士燕非常驚訝的問道。

  李澤晗他們也是因為金建模的這個想法而感到相當驚訝。

  不過這還真的算不上是奇怪的事情。

  而且如果策劃的好的話,應該會非常有意思。

  “前幾天我路過一個學校,學校里面正好就在舉行運動會,所以我才有了這個想法。”金建模臉上掛著靦腆的笑容說道。

  眾人的反應并不差,所以金建模對自己這個想法能成功施行的信心又提升了不少。

  之后他將自己預想好的一些方案給陸續說了出來,跟眾人進行討論。

  聽著金建模提出的方案,李澤晗他們都是若有所思。

  能看得出,金建模對運動會的事情真的很上心,并不只是隨便玩玩。

  而且他的方案也并不差,施行的可能性也并不低。

  不過需要完善的系列還有不少。

  所以眾人在之后的時間里面,時不時的會提出一些提議。

  關于這些提議,金建模并沒有馬虎對待,而是拿出了提前準備好的本子還有筆,將其一一的記錄了下來。

  打算之后再利用這些提議來完善自己的方案。

  到時候才能更好的說服眾人同意參加。

  在他們點的料理陸續送了上來后,他們才暫時結束了討論,先行解決晚餐問題。

  在李澤晗他們差不多用餐結束的時候,餐廳的主廚兼老板李延福來到了他們的包廂。

  李延福是早就從店員那里得知李澤晗他們到來的消息。

  只不過因為正是飯點,廚房那邊實在是太忙。

  導致他實在是抽不出時間過來跟李澤晗他們見面。

  這會忙的差不多了,才有時間過來一趟。

  對于李延福的到來,李澤晗他們都非常的歡迎。

  如果不是李延福待會還有其他工作要忙,太珍兒他們絕對會拉著他坐下來一塊小酌一杯。

  不過既然李延福還有工作,他們自然是不會給他添麻煩。

  李延福并沒有待太長時間,在寒暄了一陣后,就因為工作的事情而離開。

  李澤晗他們也繼續解決晚餐問題。

  當然,關于運動會的話題,一直都是他們談話的重心。


推薦此書     [快捷鍵:←]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快捷鍵:→]      加入書簽

李教授的首爾悠閑生活 567中文 www.huamujie.cn © 2019





1C